精彩都市小說 從龍族開始打穿世界討論-第九百六十八章:再生,葬神星來客

從龍族開始打穿世界
小說推薦從龍族開始打穿世界从龙族开始打穿世界
“终于结束了……”
“他陨落了吗?”
“任陆晨一代天骄,也终究是没能闯过这般天劫……”
“那最后的黑衣人形闪电,到底是何来历?为何比其他仙人的烙印强出这么多?”
“……”
星盟的强者看到这一幕,都松了口气,大多数心情喜悦,也有少数人心情复杂。
毕竟陆晨在同境下的逆天与强大是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的,可就是这样的天骄,仍旧死在了渡劫下。
星盟中有顶尖势力内的大长老迈步,想要过去擒拿真龙亲子,但被一位宗主给拦下了。
“别急,天劫还未彻底散去,这时候过去还是会被牵连。”
那位来自道衍古星的宁宗主开口道,皱眉看着星空内还未彻底消逝的天宫。
重生我的1999
另一边,千雪等人紧张的看着正在散去的雷海中央,陆晨的残躯正在其中沉浮,像是彻底没了动静。
“陆晨!”
千雪高呼陆晨的名字,但她不敢进入雷海中央,因为天劫是很敏感的,即便将要散去,若有其他人闯入其中,还是会被牵连渡劫。
“呵……神魂被那等存在一刀劈开,还想有活路。”
星盟中有强者冷笑。
大日峰主却是皱眉看着雷海中央,他总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。
星際工業時代 牛家一郎
那黑衣人形闪电的行为让他有些迷惑,为何要给陆晨喂招那么多次,到最后又突下杀手将其斩杀?
天劫应该是刻板,直接的才对,要杀就杀,怎么还有预习环节?
雷海正中央,数不尽的电弧在虚空中流转,陆晨的残躯生机都寂灭了,里面残留的刀意仍旧在肆虐,将一切生机遏制。
他被斩成两半的头颅散在虚空的两侧,赤金色的神魂小人化为流光,在天地间消散。
“陆兄难道真的就这么死了,他是那么的强,古今罕见,我更是闻所未闻,他怎么会陨落在天劫中呢。”
林山河喃喃自语,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。
陆晨的强大已经超出了他对同境天骄的认知,可就是这样的人,还是在天劫的最后一重中,面对那黑衣持刀的仙人,输的这么彻底。
千雪一头莹白的长发在星空中飘扬,天眼瞪的浑圆,似乎想要找出陆晨的生机所在,可无论她怎样扫视,都看不到陆晨活过来的迹象。
冷月眼中也闪过一抹暗淡,不曾想她见过同阶最强的先驱者,竟会在自己的家乡如此落幕。
诡异的是,陆大佬疑似是被未来的自己所斩杀了。
若陆晨不曾前往更古老的天地时光,那他今天也不会碰到这么离谱的天劫,一切似乎都是命数?
“他死不了。”
墨雨此时开口道,皱眉看着天上的洪荒宫殿。
千雪眼中闪过惊喜,亦或者说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,看向墨雨,“你找到他的真灵了!?”
墨雨摇了摇头,“就场面上来看,我也没发现什么不对,貌似是死透了。”
其他几人闻言失落,千雪更是有些恼怒,认为墨雨是在耍她。
“你先别急,别忘了他是怎么‘死’的。”
墨雨见千雪要发难,知道这种场面不是跟对方皮的时候,出言解释道。
“击杀陆晨的人很特殊,理论上他是不可能被那位杀死的,因此他不可能死,无论我们所见如何,他都不可能死,这是从一开始就没有悬念的事。”
墨雨冷静的道,同时取出一张卷轴,开始预激活,“比起这个,我们还是先想想怎么撤退吧。”
远方星盟的人虎视眈眈,她们若是等到天劫完全散去再激活传送,肯定是走不了的。
千雪素手抓住墨雨的皓腕,“再等一下,等他一起!”
她神情严肃,让墨雨皱眉,她盯着千雪的双眸,“你认真的?错过时间,我们都要死。”
千雪沉默了一息,松开手,“激活吧,他若没有醒转,你便和冷月她们一起先走,我留下来等他。”
金帛火皇 小说
墨雨眼中诧异,“小雪你是不是有病?你等他,你等他有什么用,那边的人,你一个都打不过。”
千雪摇了摇头,并不说话。
我被欣赏对象告白了
此时,雷海之中,忽然荡起了轻微的波澜。
星盟中的至强者最先观察到这一幕,纷纷皱起了眉,“怎么回事,这雷海散去的波动不对,有东西在影响。”
大日峰主天眼盯着雷海中央,只见有点点赤金色的光辉游荡在雷海内,正在向内收拢,所以影响了原本在向外逸散的雷弧。
“他真的没死,那好像是他的气息!”
千雪惊喜的看着这一幕,冷月眼中也露出惊喜,“陆大佬果然没这么容易死。”
雷海中央,赤金色的光辉越来越多,到最后将整片雷海都染成了赤金色。
星空中找不到陆晨的身影,只有那些生机尽丧的残躯,也没有神魂的模样,但整片雷海如赤潮一般,正在翻涌。
雷海纵横数白光年,在星河内形成了波澜壮阔的景象,而在这赤金色的潮汐内,正传出诵经声。
那诵经声近乎于道,玄妙中透着凌厉与霸道,一股坚定的信念意志,正在雷海中苏醒。
更令星盟中众人震惊的是,那悬浮在星河上方原本已经虚幻到快要不见的洪荒天宫,竟又渐渐明亮了起来,再次凝实。
宇宙星河之内,像是有一股新生的意志,亦或是有百折不挠的战神自冥府回归。
雷海翻涌,不断的收缩,到最后化为刺目到不可直视的一枚赤金色光点。
当光点凝实,陆晨模样的金色小人正站在那里,睥睨星河。
他张开双臂,武帝经轰鸣不止,自虚空中漂浮而来四十九枚道印,在四十九枚道印中央,有一枚繁复的字符,那殷红的字符包裹着一滴精血,飞向陆晨神魂的眉心。
下一刹,赤色的光辉冲霄,自那一滴精血起,数不清的血色脉络延伸,只是一息之间,陆晨的肉身便重铸完成。
凡人 仙界 篇
新生的躯体肌肤莹白,充满着强大的力量感,赤金色的雷弧在体表游走,他简直如子深渊中走出的战神。
陆晨单手侧挥,在星河内沉浮的弑君飞向他的手中,那些四散纷飞的装备也都一一复位,狂战者套装重新依附于他的体表,避免了他裸身的尴尬。
起源空间的装备若是丢失,通常情况下是会直接回到储物空间内的,但在家乡这种特殊世界,空间关闭了这种辅助功能,所以陆晨只能手动将其找回来。
陆晨扭了扭脖子,发出一阵骨爆声,似乎在适应新生的肉身。
他有些感慨的看向星河上方的洪荒天宫,这次自己可谓是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,这辈子第一次距离死亡如此之近。
在“古代陆晨”的那最后一刀中,陆晨的神魂的确被斩碎了,但他在那一霎,用秘血老祖给予自己的符文护持了一滴精血,并将自己的神念打入其中,带走了部分。
随后再辅以运用多时,已经有更深体悟的者字秘将自己的神魂核心稳固,最终才能重铸神魂,再造肉身。
好在“古代陆晨”对自己只出了三招,若是其再继续追击,一刀横扫星河,自己散在雷海中的神魂残片,将再无所遁形。
洪荒天宫并未消失,说明雷劫还没有结束,这让陆晨有些迷惑。
自己连这么难的一关都没死,难道后面还有比“古代版陆晨”更变态的东西?
“若等下我再有意外,你们直接使用传送离开,不要等我。”
陆晨对朋友们传音,想了想又不放心,补充道:“千雪也是,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,你没必要等我。”
雷海中的场景,让原本已经准备上前抓真龙亲子的星盟强者们心中一阵腻歪。
“葬神星这小子真是命硬,这样都没死,他到底修有什么疗伤秘法?连神魂崩碎都能复原?”
“很高明,值得搜魂一问,那不像是传说中葬神星的法。”
“……”
星盟的人在讨论,千雪几人在惊喜。
肥嘟嘟的金色幼龙看见陆晨没死,更是兴奋的在虚空中不断的打滚翻腾,要不是千雪拉着它的尾巴,它都已经冲过去了。
陆晨目光凝重的盯着上方的洪荒天宫,严阵以待。
忽的,洪荒天宫内涌出一道天河,让陆晨神经先是紧绷,随后又放松了下来。
他脸上露出笑容,“看来天道还是公允的嘛。”
自上方冲下来的天河蕴满了生机灵气,还夹杂着大道的碎片,伴随着一定的悟道本源,这将是一场盛大的洗礼。
雷弧闪耀的天河冲击在陆晨身上,陆晨屹立其中,张开双臂,畅快的吸收着其中的能量,弥补自己体内的亏损。
在渡劫中,他损耗的大量的精血,尤其是最后古代版陆晨的那三招,将他险些打的神魂俱灭,本命精血更是只剩最后一滴。
这要是放在遮天世界内,他吃七八株大药王都不一定补的回来。
但在这雷海天河的冲刷在,他感觉自己的亏空在被迅速补上,陆晨还觉得不够满意,于是张开大口,贪婪的吞吸这道天河。
于是星空内出现了奇异的一幕,俊朗阳刚的少年站在虚空中,如同吃挂面一般的吸溜着雷海天河,连已经冲向下方的天河也都被他吸了回去。
陆晨是一分都不想浪费,要全部将渡劫成功后的馈赠吸收。
他的亏空很快就补足,大道的气息不断与他交感,武帝经在体内轰鸣不止,从大圣境的第二个台阶,朝第三个台阶迈进。
“真变态,这样还要继续突破。”
墨雨看着这一幕吐槽,“要我说,他就该被那位砍死。”
千雪此时见陆晨回复如初,还在雷海天河内攀升境界,心情也放松了下来,看向墨雨,“这下可以看准时机一同撤退了。”
…………
时间回退一些,在星空的另一端。
十几位强者在星河内踏着神桥前行,强大的气息令所过之处的生命源地瑟瑟发抖,经过一些时日的赶路,他们终于抵达了此行的目标地。
葬神星,传说中最为古老,来历甚大的一颗古星。
他们早在古籍中看到过关于这里的记载,但一直没能得到确切的星图坐标。
但这次来自葬神星的少年,为他们提供了有效的信息。
或许他自以为谨慎,但对于他们这等强者来说,使用追本溯源之法,轻易便能找出他来时的路线。
来自真龙星域的星盟强者们一个个心情亢奋,若是古籍记载为真,或许他们古星上曾经的禁地,那些和仙神有关的地方,如今都迁移到了葬神星。
这处古老的生命源地中潜藏着惊人的宝藏,将会让他们的实力获得前所未有的提升。
寻找真龙遗迹一事,需要一名同手拥有神血和龙血的存在,他们在真龙星域很少见到神血的拥有者,龙血拥有者更是稀少,但他们相信这片星域存在的可能性很大。
只是陆晨一人并不保险,他们需要更多的小白鼠前往探索。
当然,这都只是他们内心的一个理由,漆黑光团已经警告过他们,不要前往葬神星内部,让他们在星域外围搜寻,可谁又会安耐得住呢。
他们本就是星宙级强者,这片宇宙星空下,在这个时代的最境界者,有何处不可去?
“吾等还是先谨慎的探查一下这处古星,毕竟涉及到上古禁地,有些地方不能乱闯。”
陨仙窟主开口道,他没有前往天地胎盘,因为他判断在真龙亲子的抢夺过程中很难得到最终的胜利,不如来星空另一端寻找机缘。
至于真龙遗骸的分配,若漆黑光团的计划真能利用那个叫陆晨的少年成功,他们陨仙窟会得到应得的那一份。
“葬神星……从外面来看的确不凡,有着古老的阵法笼罩,即便是星宙级强者要强攻,也需要费一番功夫。”
一名紫衣老者开口道。
“不要大意,龙资争霸赛中那个叫陆晨的少年曾经说过,他们只算是葬神星天骄中的中上游,并不算顶尖,这里绝对也有着星宙级强者,不会少。”
身穿橙色长袍的男子提醒道,谨慎的看着不远处的大星。